芳草地
日期: 2017-08-12 作者: 供稿单位: 宣传部

        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对于伏地而生的草,我始终难以喜欢,以为就算生长百年的草,表象上还是缺乏树那样日积月累的历史遗痕,缺失那种值得尊敬的岁月年轮。萋萋丛生的草,具有年年更新、岁岁重生的现代性,但在那新生的草尖上,你无法追寻你曾经遗留的脚印、你曾经失落的泪迹。


  师大的芳草地,却因为情感文化的持续介入,而超越了芳草无情的暂时性,这片姿态美丽的草坪,已经成为师大人无限热爱和悠远怀念的梦地。芳草地的东面,就是松林参差的相思路口,蓬生着紧紧密密向天空延伸的四丛水竹,碧绿晶莹,日出之时,亮亮的阳光会斑斑驳驳地漏过来;月出的夜晚,摇摇晃晃的影子会铺在宽宽的草地。竹丛的间隙,生长着婉约的桂树和挺拔的水杉,绿意因此更加浓郁。


  芳草地的南面,竹影横斜、树意荡漾的方形水池,是师大历史中最早的游泳池,清晰的池水,来自情人坡旁边深深的水井。夏天的时候,游泳池,成为俊男靓女嬉水玩耍的地方,特殊的是,泳池低于旁边的道路,因此,泳池中的青春风景,也成为路人流连忘返的美丽原因。水岸与草地的相衔处,是一条林荫遮蔽的悠长的路,粗粗的松树、樟树、构树、苦楝树参天盖日,日日夜夜修饰着树下长条的石凳和石凳上读书、休憩的师大学子。


  草坪的西面,树影连绵。树隙之外,柳枝低垂、柳色依依的小池塘闪闪烁烁、隐隐约约。群树之中,终年常绿、香味馥郁的桂花树最多,绵绵成林。仲秋时分,“独占三秋压群芳”,桂花相约怒放,或清或浓的花香铺天盖地。尤其清丽的月夜,“九里香”的桂花气息漂浮在芳草地,花的魂魄会顺着家喻户晓的月亮神话醉入你的心,神秘的空中渲染出草地的文化情韵。芳草地北缘,密密齐齐地环围着几十棵端庄秀美的荷花玉兰。玉兰树,枝干粗可人围,椭形叶片很厚实,色泽深绿而闪亮,花开时花瓣白色而大,清香四溢。


  辽阔平坦的芳草地,分为上下两块绿茵茵的草坪,中间落坡处种植着排列整齐、间距匀称的棕榈树。棕榈树枝干形圆而耸直,包围着褐色的棕皮和须,形如蒲扇的叶片,绿绿地簇生在伞状的树冠,让柔情万种的芳草地,呈现出些许坚硬的气息。被称为细叶结缕草的天鹅绒草,碧绿绵密地生长着,似乎一望无际。一色的绿草之中,也间杂着四季分明的野草闲花,使纯净的草地多了些野趣和变化。草坪西面,大大小小的香樟,散散落落,其间点缀着五六块水泥仿制的太湖石,最大的立石上刻着草绿色的行书:“芳草地”。《素问》说:“石药发颠,芳草发狂。”芳草地越过了草科属性的自然边界,已经成为存放师大人爱情歌谣和青春盛宴的情感意境。


  今年夏初,一群人,即将离别师大的人,跟我做毕业论文的学子,聚集在丹枫白露的“浅醉坊”放肆地饮酒,酒,一杯杯地灌下去,醉意,一块块地从脸上出来。然后,大家踉踉跄跄、相持相扶着走向芳草地。晴朗的夜空很高,也很远;温柔的夜风,很凉,很清淡。夜色中,看不清相互凝噎的泪眼,只有颤抖的歌声,在草地上空起起又伏伏。小丫,赤着脚,骑着单车蜿蜒地飞奔,裙裾飘飘宛若仙子。后来她索性抢走了我们所有的鞋子,将它们悬挂在楝树的枝条上,长满了鞋子的树,无疑是一种挽留的告别仪式,可是,曲终,人总要散去。只有芳草地,默默地记忆着一切,一切的一切。


  明年的夏天,还会有一群群即将离别的人,在师大的芳草地上流泪,在那忧伤地歌唱……

(黄宝富)


编辑:叶蓓

最新消息
点击排行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