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阳湖畔
日期: 2017-08-12 作者: 供稿单位: 宣传部

  我一次次地从她身旁走过,不厌其烦地调换镜头,拍摄她的春夏秋冬……沿着桂苑厅前的马路,一直西下,依次经过网球场、沙滩排球场、排球场。在这热闹场地的马路对面竟是披了一袭绿衣的初阳湖,湖的 西北角有假山一座,怪石无数;湖的东北处有 凉亭一座,只是至今不知道它的名字抑或根本 没有。湖的四周有光滑的鹅卵石铺成的小路, 路边长椅旁长满了花花草草,一年四季开了又谢、荣了又枯。每每经过初阳湖时,都会有一个声音跳出来提醒我,看,这就是初阳湖!而每次因心情低落走在湖边光滑的石子路上时,我是那么安静和坦然。这样的神秘和灵动总是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坐落在瓦拉纳西(Varanasi) 古城旁的印度恒河。其实,我知道并不是现实中的问题和难题在你绕湖走一圈两圈的过程中就真正的彻底解决了,问题依旧是那个问 题,只是我的心释然了。


  第一次湖边漫步是放国庆长假的第二天,因为离家太远,我在师大度过了第一个国庆节。为了熟悉一下校园,我便走出了宿舍。走在安静的马路上,往日被我称为“贼热贼热”的天气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这样不晴不阴不热不燥的。这样的天气在金华的十月里还是很难得,适合外出走走,只是我走到初阳湖边上时 就停了下来。我想起研究生复试时在此的情景,好像是我于师大的印象和好感全由此而起。四月的初阳湖畔早已是芳草萋萋,杨柳依依,不知名的小花颔首藏笑,但依然是清香四溢。我知道我喜欢这样的良辰美景。那日旧地重游,季节虽已是深秋,但南国的初阳湖畔仍然没有遍地黄花的风景,依然是一片的葱绿,只是平添了浓郁的桂花香。


  我在一大簇一大簇粉红的木棉花下坐好,拿出随身携带的专业书,一字一字地往下读,就像平日里读我喜欢的小说一样,深醉其中。眼睛累了,我就闭上双眼,听听马路对面操场上的喧哗和热闹;口渴时,我也会从身边的水壶中缓缓地倒一杯热气腾腾的白开水,举杯遥望,看看湖畔那一边的人和物,没有呼朋引伴 的卖弄,没有觥筹交错的畅饮,但我一个人仍喝得有滋有味。就这样,我在宁静的初阳湖畔安静地待了一下午。


  天色渐晚时,有三三两两的同学,成双成对的恋人,老老少少的教师家属来湖边散步从我的身旁经过,每个人都步调均匀,步伐轻松,神情悠闲,没有平日的匆忙与紧张。远处的湖面是那么平静,没有些许的涟漪和波纹。晚饭过后,夜色已浓,岸边的橘红色的灯光倒映在水中,灯火阑珊。我本是余兴未尽,这下兴趣大增。沿湖而走,踩在细碎的小石子上,路边的葱兰在微风中摇曳,初阳湖已是波光粼粼。“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徐志摩早在八十年前已把此境此情描绘和抒发得淋漓尽致,我无需再多的笔墨来刻画。


  记得有人说过,茶花等到冬季才会开放。自此,在湖边散步时,我都会格外留意路边的山茶花,看看是不是有新的花苞长出,已有的花苞是不是变大。而如今,乳白色的、深红色的、粉红色的茶碗般大小的山茶花在经过一个季节的酝酿 后开了又谢了,落落开开,好像永不疲倦。


  今日,我又漫步在初阳湖畔,站在2009的起点上,回想起曾经,我一次次地从她身旁走过,不厌其烦地调换镜头,拍摄她的春夏秋冬,而她一如既往地在那里静静地流淌,让人轻易读不出她的兼容与宽容、深邃与博爱……

(耿富云)


编辑:叶蓓

最新消息
点击排行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