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大:那些年的精神乐园
日期: 2017-08-16 作者: 供稿单位: 宣传部

那些年的精神乐园

  ■ 周舸岷


  寒假没有回老家,总得找一点乐子,才不枉这一年新的开头。走亲戚吧,我和我爱人都不是本地人,在金华可谓“举目无亲”;到城里去玩玩吧,拖儿带女跑上八九里山路,迎接我们的却是一家家关张的店门,不值!正无可奈何之际,忽有消息传来:为了慰问春节留校师生,文科楼新造好的东边大教室明早放电影,而且一连放两集!孩子们欢呼雀跃,我们也喜出望外。


  第二天一早,一家子吃了自制的宁波汤圆,出门直奔“新东大”。一路上遇见一脸神往地奔向同一个地方的留校教职工,大家互致新春祝贺,心情都很好。“样板戏”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不放了,新题材的电影还没拍出来,放的是五六十年代的电影,但我们仍然看得饶有兴味,沒有看过这些电影的孩子们更是兴高彩烈。那两年,新东大是我们的精神乐园。

  (作者系人文学院退休教师)



  老师大的影子

  ■ 邵海燕 口述 张玲珑 整理


  新东大是我大学读书的地方,它是中文系学生上课的教室。那时高考刚恢复,学校招收的学生多,老文科楼的教室紧张,于是在文科楼的两侧各建一间教室,分别命名为“新东大”与“新西大”。


  新东大能容纳百余人,我在这听过叶柏林教授深情摇曳地吟诵诗词,见过诸葛志教授对《文心雕龙》的默写,也沉浸于许红莲教授口中的文学世界。在外国文学的课上,我们举办莎士比亚作品朗诵会,念他的诗,演他的剧,诵读纪念他的散文,这个朗诵会的标题是“春天,想起莎士比亚”。记得我和同班同学朱玲来了一段《威尼斯商人》里的对白,我饰演律师鲍西娅,声情并茂,现在想起来,还是回味无穷。


  新东大很大,又配有活动的黑板、新的桌椅,是学校高规格的教室。讲座、演讲赛、人民代表竞选等都在这里举办,它几乎成了学校的文化中心。一有名人开讲座,新东大的位子肯定坐得满满当当,连过道、走廊也堵得水泄不通。要听上讲座,真得靠“抢”,我会拿一本旧书,早早来到教室,放在空位子上,算是占了座位。


  新东大有热闹的时候,也有安静的时刻。不上课、没有活动的夜晚,这里是学生自习的地方,带上从书店里买的书、从图书馆借的书,就能读一晚上。那时的学生,是真的爱读书,读很多的书,尤其是77、78级的学生,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读书机会,所以这里的文化氛围特别浓厚。记得化学80级的一对考研情侣,每天晚上都会坐在教室的第一排,后来听说他们双双考上了好学校。


  很多年后,新西大因为修路被拆了,老图书馆、老食堂、老宿舍楼也都没有了,只有新东大还在,还能让我们这批师大人找到老师大的影子。我的大学同学每次回校,必定会去新东大逛逛、看看。他们会坐在曾经常坐的位子上,会在黑板上写“我回来了”,然后拍照留念。他们说,新东大,是承载我们这批师大人最多青春记忆的地方。

  (中文1980级)


  成长的起点

■ 郭光初 口述 庞盛骁 整理


  80年代的新东大,永远是那一代学生无法抹去的记忆。师大的喧腾与静谧,都在新东大的每个日夜轮番上演。


  那时,新东大是师大的文化与信息中心、学术的前沿阵地。新东大教室两边,就是长长的布告栏,张贴着全校所有的活动通知,正如北大的“三角地”;新东大教室里,则时时上演着全校最火热的竞赛、讲座,甚至电影……还记得语言学家张志公先生来时,全校轰动,新东大挤满了人,还有贴着玻璃窗在走廊上听的,讲座结束时更有不少人请先生签名。当时的蒋风校长,还请来日本著名儿童文学理论家鸟越信先生,这位先生后来也成为了师大儿童文化研究院的荣誉教授。80年代交通不便,每一位学者的到来都极为不易,好学的师大人就在新东大实现和大师相遇的心愿。


  在更多时候,新东大是安详的。作为自习教室,中文、历史、政教三个系的学生常在那儿自习。冬天,砖墙漏进呼啸的冷风,很多人照旧把军用书包往桌上一甩儿,占座学习。80年代,改革开放不过十年,思想的激流涌动,师大人也如饥似渴地汲取着知识。他们用菜票和师范生补助费在校门外的小书店争相购书,然后就在新东大静静地阅读、思考,逐渐成人、成器、成才。他们的起点,正是新东大。

  (中文1986级)


青春,和新东大难舍难分

■ 周红霞 口述 庞盛骁 整理


  新东大是师大文科人的家:最好的阶梯教室,最佳的自习地点……而对我来说,则更是一段青春,一份情怀,一个美好的记忆。


  那时,校系很多重大的活动都会在新东大举办。还记得一次朗诵比赛,我朗诵的是纪念周总理的作品《一月的哀思》,当我饱含深情咽梗着诵完时,往台下一瞥,百分之七八十的观众也被感动落泪了;我还清楚记得中文系金汉老师作为主评委点评时的动情描述。我站在台上,新东大见证了我的泪水与荣耀。


  90年代初,朦胧的爱情在校园里萌发着,我也有一个倾慕自己的男生,一段温馨的感情。那时,学期初的第一堂日语课,我因事缺课了。第二天晚饭后,他便早早约我到新东大教室后排,轻轻地教我念日文。阴差阳错,我的第一堂日语课就是在新东大,是由那位男生替我补的。


  晚上在新东大自习的时候,他总想坐我旁边,羞涩的我,总以“位子太挤不舒服”等诸般理由拒绝了他,如此他便怏怏地去第一排自习了。那时没有手机,无法发短信,要回宿舍了,便只好高高地仰起头,看阶梯教室最前面,他的身影是否还在那儿。


  后来,在同样一个安静的夜晚,我和他结束自习,并肩从新东大走出来。穿过北边的树林,在如今已是16幢楼的那片操场上,我怀着少女难解的心思与烦忧,跟他提出了分手。现在想来,实在觉得幼稚,忍不住笑。不过,淡淡的青春记忆,是永远和新东大难舍难分了。

  (中文1990级)


摄影:胡程程

编辑:叶蓓


最新消息
点击排行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