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人坡:纯真年代的乐土
日期: 2017-08-14 作者: 供稿单位:

        我们到浙师上学是在80年代的后期,当时琴人坡上还只有一幢新建的琴房,树是野树,草是杂草,都不曾经过修剪。浙师四年,琴人坡其实一直是情人们与我们这些“无情人”共享的一方乐土。


  当年琴人坡上人并不是很多,苍凉开阔,背后隐隐青山叠嶂,向前望去则是绿树掩映的校园建筑。风吹草木,间或几缕琴声若有似无地传来,恍然间给人一种遗世独立的感觉,美妙而又不真实。所以不管心中痛快还是不痛快,我们都常会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在空旷寂寞的天地间,让晚风吹散萦萦满怀的心事,然后灵台明净,思无尘滞,一如初生的婴儿,用纯真而无邪的目光平静地看世界。至于阳光灿烂的午后或者是月光如水的晚上,同窗相约、友朋小聚,抑或师生促膝、老乡执手,琴人坡无疑是绝佳的去处。只是当年在琴人坡上做“无情人”的悠然之乐,却不能为后来者领略一二了。


  站在琴人坡上,映入眼帘的就是群山之中最美的芙蓉峰,俗称“尖峰山”。它如金字塔般矗立在群山之间,凝重而秀丽。于是在我们进浙师的第二年,有美术系的学生突发灵感,凭借坡顶上山民废弃的墓穴,用砖石砌成了一座狮身人面像。从此,“斯芬克斯之谜”便在这里落户,在风风雨雨之中沉默地思索着关于人生的问题。狮身人面像成为浙师一景,不知有多少人曾在这里与之合影留念,也不知有多少人在这里流连,参悟生命中恒常无解的难题。


  但是年轻的心灵并不会因为生命的困惑而甘于寂寞。记得曾与同寝室的同学在冬季的寒夜里到琴人坡上烤红薯,用冻得瑟瑟发抖的手掰着烫手的红薯分而食之。此事无关风月,但流入心中的那份暖意却留存至今。在某个春日的阳光里,我曾和几个最要好的朋友在琴人坡上讨论过关于爱情的话题,如今我们一个个都已有了各自的家庭,却仍然念念不忘当初那些简单而纯真的愿望。也记得曾在大雪的凌晨约上朋友到琴人坡上踏雪,我不小心从坡上滑下来,滚得浑身是雪,嘴里却还不停地大吼崔健的“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野”和齐秦的“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激情鼓荡,这是生命中最珍贵的记忆。直到毕业的那天,我们也还是要到琴人坡上走走,抱头痛哭一场而散。


  如今,琴人坡已随时间远去,我只是企图从字里行间找寻一些线索,循着这线索,有一天我们或许还能找回那些逝去了的激情岁月。

  (彩云满天)


编辑:叶蓓

最新消息
点击排行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