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发表浙师大刘鸿武教授文章《非洲研究大有可为》
日期: 2019-06-10 作者: 供稿单位: 宣传部

  6月10日的《人民日报》在第9版“学术版”刊发浙师大非洲研究院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刘鸿武的文章《非洲研究大有可为》。文章强调,面对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的要求,应进一步提升对非洲研究重要性的认识,拓展研究的广度和深度,加快形成专门化的认识非洲、理解非洲、沟通非洲的知识体系、理论体系,为构建独具特色的中国非洲学开辟道路。


  原文如下:



从正在做的事情出发

非洲研究大有可为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非洲是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大陆。中非友谊源远流长,当前中非合作日益密切。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学者把目光投向非洲,中国的非洲研究取得了不少有价值的成果。面对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的要求,应进一步提升对非洲研究重要性的认识,拓展研究的广度和深度,加快形成专门化的认识非洲、理解非洲、沟通非洲的知识体系、理论体系,为构建独具特色的中国非洲学开辟道路。



  对非洲研究,可以有广义与狭义两种理解。广义上的非洲研究,包括所有以非洲这块大陆为研究对象的知识、思想、理论的研究,包括人文科学、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工程技术等各学科领域的非洲问题研究。狭义上的非洲研究,主要是指以非洲大陆的文明进程及当代政治经济发展问题为核心内容的研究,主要包括从人文科学、社会科学层面开展的非洲研究。今天中国学者进行非洲研究,以狭义方面居多,大体集中于两大领域:一是侧重非洲大陆历史进程的非洲文明研究,二是侧重非洲大陆现实问题的非洲发展研究。非洲文明研究重在历史,非洲发展研究重在当代。前者为背景研究、基础研究,后者为实践研究、运用研究,两部分互为条件、相互支撑。


  非洲研究能够成为一个专门、独立的领域是有其内在原因的。非洲这块大陆无论作为一个自然区域还是作为一个文明区域,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在当代,位于其中的各个国家具有一些共同属性,在自然、地理、历史、社会与文化诸多方面都有紧密联系。这让我们可以也应当对这块大陆作出整体性、关联性、宏观性的认识与把握,形成专门化的有关非洲的知识与学术。当然,对于非洲的研究,只从整体上理解和把握远远不够,还应对非洲大陆各国、各地区、各专题中的多种多样问题进行具体细致的研究把握,分门别类地开展非洲国家国别研究、各大次区域研究以及重大专题研究,从而达到既见森林也见树木的效果。因而,非洲研究是一门将国别学、区域学、专题学融于一体的学问。


  近年来,在非洲研究领域,中国学者围绕中国发展、非洲发展、中非全方位合作发展进行细致观察与深入思考。无论在实践应用与政策层面,还是在基础框架与话语建构层面,我国的非洲研究都在形成独特话语形态与理论体系,开始拥有自己的学术视野,问题意识与自主意识日益增强。总结我国非洲研究的发展经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从中非双方正在做的事情出发,立足中非双方具体情况,在深入非洲、观察非洲的过程中着力解答中非双方面临的重大议题,为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服务。


  我国的非洲研究应着眼于自身日益增强的与非洲国家交往合作的实际需要,致力于解答中国与非洲国家交往过程中的现实问题。中国不可能通过移植、照抄西方理论与话语来回答和解决自己与非洲交往的理论与现实问题,而必须走出一条自己的知识建构与学术探索道路。虽然这条道路并不平坦,但它立足于中国实际,服务于中非交往合作的具体实践及现实需要,体现出自主性原则。只有走这条道路,我国的非洲研究才能朝着正确方向深耕下去,开辟出大有可为的新天地。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变局中,中国人如何看非洲?非洲人如何看中国?回答好这些问题,只能依靠中国与非洲自己来努力。我们应以中非交往合作的实际情况与需要为研究起点,依据自身社会和历史特性,积累新材料、发现新问题、提出新观点、构建新理论,依靠自主创新推进非洲研究,让非洲研究在中国大地结出硕果。


  链接: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19-06/10/nw.D110000renmrb_20190610_3-09.htm


编辑:朱慧


最新消息
点击排行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