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日报:一所高校的中非情怀:涓涓细流汇成友谊之河
日期: 2020-10-16 作者: 供稿单位: 第09版:深读

10月1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同中非合作论坛非方共同主席国塞内加尔总统萨勒就中非合作论坛成立20周年共致贺电。

这次共致贺电,让浙师大非洲研究院的老师们更有信心了。在他们当中,有扎根金华的非洲大使,也有远赴非洲的中国学者。他们肤色不同、语言不同,却都有着同样的情怀: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中非合作长成“参天大树”,造福中非人民。



格特:“我是南非大使, 也是金华‘大使’”

“在中国的大力支持下,南非在抗击疫情方面取得进展,我希望很快能回到金华。”10月12日,在万里之遥的南非,格特·格勒布(Gert Grobler)这样告诉记者。

格特是一名南非资深外交官,是南非国际关系与合作部欧美司原代理副总司长,也担任过南非驻日本等多国的大使,人们都叫他“格特大使”。

2016年,格特从马达加斯加完成履职回到南非,他的邻居是前驻南非大使林松添。“我们经常聊起中国文化和中非合作,他是一位优秀的中国大使,他也建议我加入这家位于金华的研究机构。”

浙师大非洲研究院在非洲享有很高的声誉,它与非洲20多所大学建立了合作关系,并在南非设立了分支机构,是中国一流的、有影响力的非洲研究机构。能来金华工作,我很荣幸。”格特说。

去年,格特受邀成为浙师大非洲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在金华的这一年,他留下无数美好回忆。他透过金华这扇窗,逐渐了解中国。“金华是一座很美的城市,风景秀丽,历史悠久,我去过双龙洞、太平天国侍王府,还有,金华火腿是我的最爱。”格特喜欢在婺江边走一走,看一看金华建筑艺术公园、中国婺剧院。他还参加过“海外名校学子走进金华古村落”非洲专场活动,金华对于古村落的保护、金华人的热情好客,都令他印象深刻。

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金华感受到非洲文化。“事实上,只要去义乌国际商贸城,你就能感受到非洲文化商品在中国的影响力,我也能看到金华进一步扩大国际合作的巨大潜力。”格特说,他不断向国际朋友讲述在金华的所见所闻。

“我是南非大使,也是金华‘大使’。”一句话,浓缩格特对金华的深情厚意。一年多来,他一直不遗余力为金华打call,让越来越多的非洲人认识金华。目前,金华市相关部门、浙师大与南非有关方面商讨在扶贫、教育、科研、文化等领域开展一系列合作,格特成为其中的桥梁和纽带。

由于疫情影响,今年格特一直没能回金华。他虽身在南非,却把心留在了中国。今年以来,他不断在国际平台上为中国发声。南非发行量最大的阿非利卡语报纸《Rapport》用一个整版发表他的评论文章,点赞中国为南非和世界各国积累了宝贵的疫情防控经验,树立了优秀的榜样。

过去几个月,格特一次又一次接受非洲媒体的采访,他讲述了一个又一个真实的中国故事。“来金华后,我深切感受到‘中非命运共同体’的深刻内涵。”



罗德里格:“我对中国有爱,有期待”

慕名来金华的,还有喀麦隆小伙大灵·罗德里格(Taling Rodrigue)。4岁时,他就有一个梦想:要当一名武林高手。儿时,李小龙、李连杰主演的中国功夫电影让他对中国心驰神往,期待长大后能去中国习武。

2011年,罗德里格来到浙师大学习汉语国际教育,并通过了汉语水平考试六级(最高级)。“来之前,我跟很多非洲人一样,以为在中国,人人都是李小龙,其实不是,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中国文化是如此博大精深。只有亲历体验,才能了解真正的中国。”

许多非洲人对于中国武术的误解,让他意识到:中非人民仍需更了解对方。他因此有了一个新梦想:为中非文化交流做些事。于是,他留了下来,成为浙师大非洲研究院的一名研究员。现任浙师大非洲法语国家研究中心副主任,也是喀麦隆中国文化中心创始人。

罗德里格在中国一待就是9年。他从非洲来,因为兴趣;他留下来,因为中非交流,他甚至还参演过中国功夫电影。

“患难见真情……我决定留下来,尽我所能贡献自己的力量。”今年2月4日,罗德里格在《中国画报》(英文版)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题为《与中国一起抗击新型冠状病毒》。他在文中呼吁在华非洲同胞和其他外国朋友坚定信心,和中国站在一起抗击疫情。

在罗德里格看来,金华的中非经贸合作氛围浓厚,大批非洲人在义乌经商、发展。去年11月,金华举办“2019年金华中非文化合作交流周暨中非经贸论坛”。“我邀请了多位非洲伙伴参加了这次论坛,到金华寻找合作机会。”

在他的记忆里,在一户金华的普通家庭,他度过了一个难忘的中国传统春节,那一家人热情好客,他感受到了家的味道。那一刻,他认定金华是自己的第二故乡。“我对中国有爱,有期待。”未来,他有一个小目标:建一个中非武术文化交流平台,让热爱武术的中非朋友聚在一起,传承和弘扬中国文化。



徐薇:推开一扇了解博茨瓦纳的“窗”

浙师大非洲研究院,有人从非洲来,有人到非洲去。

在《博茨瓦纳族群生活与社会变迁》一书的扉页上,浙师大非洲研究院人类学博士徐薇写下这样一句话:“致善良淳朴的博茨瓦纳人民,你们帮助我完成了这本书。”

5年前,当这本书出版时,是国内第一部博茨瓦纳民族志。在写书前,徐薇记得,一位中国商人曾说:“在我决定投资博茨瓦纳之前,在国内竟然找不到一本介绍博茨瓦纳的中文书籍。”这个人口只有200万的非洲国家,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神秘又陌生。

2011年,徐薇前往博茨瓦纳做田野调查,一待就是近两年。她的第一个宝宝就在那里出生。

有一次,她在一个叫托诺塔的村庄做调查,要住下来。村民弗朗西斯淳朴又热情,为了迎接她,腾出家里的一个房间,还专门将墙壁粉刷一新。“那份感动一辈子也忘不了。”

弗朗西斯最小的儿子亚尔,当时只有6岁,见徐薇坐的椅子缺一条腿,就找来石头垫上,还把自己喜爱的糖果分给她吃。

徐薇给当地孔子学院学生上汉语课,即将分娩前,她上了最后一课。学生们送她小礼物,并制作了一张精美的贺卡,上面写满了祝福的话,还给她未出生的儿子起了一个博茨瓦纳的名字:“Thuso”(意为帮手、有智慧和主见的人)。

点滴感动,徐薇一一记下。她给当地《华侨周报》专栏写文章,向当地华人介绍博茨瓦纳历史文化,两年时间,她在个人博客上开了专栏《非洲见闻》,连载60余篇文章。不少朋友告诉她,正是看了她的博客文章,才走进博茨瓦纳这个神秘国度。



李雪冬:在乌干达媒体上讲述国庆故事

37岁的浙师大非洲研究院东非研究中心副主任李雪冬一直收藏着一份有纪念意义的报纸。两年前的10月1日,他作为来自中国的非洲研究专家,接受了乌干达官方媒体《新景报》(New Vision)的专访,他讲述了一个中国国庆节的故事,深入分析了国庆节对于中国人的重要意义。几天之后,该报刊发整版报道《中国庆祝第69个国庆节》。

李雪冬在报道中说,庆祝国庆节能够将海内外中华儿女紧密团结在一起,排除万难,实现伟大的“中国梦”。同样重要的是,中国还会支持包括非洲国家在内的其他国家实现自己的梦想。

“这篇报道引起了乌干达各界广泛的关注。我很荣幸在乌干达媒体上传递中国声音,讲好中国故事。”从那以后,他与多位乌干达媒体记者成了朋友,记者们很乐意听他讲述来自中国的发展经验和奋斗故事。


记者手记

非洲研究,金华风景独好

既是南非大使也是金华“大使”的格特,来学武术却沉醉中国文化的罗德里格,推开一扇非洲之窗的徐薇,在非洲媒体上讲国庆故事的李雪冬……

其实,在浙师大非洲研究院,动人的中非故事如繁星点点,不断涌现。如索马里姑娘和丹曾担任索马里总统顾问,将中国经验传递给索马里,她参与拍摄的纪录片《我从非洲来》(又名《非洲人在义乌》)登上桑给巴尔国际电影节;喀麦隆姑娘周丽彤三次来中国求学,成为学院首位非洲女博士。

密切的人员往来和丰富多彩的人文交流,恰似一股股涓涓细流,汇成中非友谊之河。中非友谊在常来常往中,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相互交流,相互了解,才能增进友谊。非洲是一门行走的学问,只有扎根非洲,才能了解真正的非洲,从而搞好非洲研究。正如一句电影台词:“只有得过非洲疟疾,你才会懂得非洲。”

13年来,浙师大的非洲研究一直走在全国前列,浙师大非洲研究院逐渐成为目前我国高校实力最强、规模最大的综合性非洲研究机构,它架起了一座又一座中非人文交流的连心桥。30余位中非学者风雨兼程,携手共进,一步一个脚印,在八婺大地上谱写中非合作新篇章。


刘鸿武:金华为中非合作 提供“源头活水”




       在风景秀美的尖峰山脚下,浙师大非洲研究院不仅是中国高校首个综合性、实体性非洲研究院,也是我国对非研究的学术重镇,被誉为国内非洲研究的高地、中非合作的金华样本。在中非合作论坛成立20周年之际,本报记者就中非合作相关问题独家专访了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浙师大非洲研究院院长刘鸿武。


       问:作为国内知名的非洲问题专家,您为何选择来金华从事中非研究?


       刘鸿武:过去20年,中非关系快速发展,成为中国外交最具中国特色的一个领域。国家对于非洲研究有了更高的期待,时代对非洲研究的需求明显增加。


       我本人从事非洲研究30多年,早年留学尼日利亚和坦桑尼亚,也去了非洲几十个国家。过去我主要是在云南大学工作,2000年以后,我参加了中非合作论坛历次会议,特别是2006年,我出席了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其间,我承担了一个国家对非战略的课题,并获了奖。当时有人建议我,在国内建一个实体性非洲研究机构,推动中国的非洲研究。


       金华乃至整个浙江一直走在全国对非合作前列,特别是在经贸往来、民间交流等方面都很有基础,有很多非洲商人在金华发展,也有大量金华企业开拓非洲市场。2007年,我到金华,那一年,浙师大成立了非洲研究院。


       问:浙师大非洲研究院在中非合作领域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


       刘鸿武:今年9月底,浙师大组建的“非洲研究与中非合作省部共建协同中心”得到教育部批复认定,成为一个由教育部和浙江省共建的高端学术研究机构,这也是目前国内唯一一个涉及非洲研究和中非合作的同类平台。它将为全国的对非合作提供智力支持,浙江省和浙师大将在未来的中非合作中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


       这些年,浙师大非洲研究院在中非合作方面有了一系列创新举措,已成为国内非洲研究一个重要平台。去年,教育部国家学位办认定新型交叉学科,在中国的高等教育发展史上,新增两个学科:非洲学和非洲教育与社会发展。这也是全国高校第一次直接冠以非洲名称的学科,由此开创了中国非洲研究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的新历史。


       这两个学科都是由浙师大开设的,教育部和外交部相关负责人都认为,浙师大非洲研究院的很多做法在全国的高等学校和学术研究中“具有示范性、推广性和引领性”。10多年来,国家社科基金涉及非洲的项目有一半是由浙师大学术团队完成的,累计有50余项,出版著作达150多种,发表论文600余篇。


       10多年来,研究院培养了大批中非研究人才,培养的博士、硕士研究生近300人。研究院已成为教育部、商务部、国家汉办等部门的人才培养和研究基地。多年来,浙师大承办了数十期中央各部委涉非高端人才研修班,累计培养非洲高端人才达4000人次,其中不少学员已成为非洲各国很有影响力的人物,包括中非共和国现任总统福斯坦·阿尔尚热·图瓦德拉。在浙师大参加过培训的大学校长遍布非洲各国。


       2010年,研究院创办了国内首个综合性“非洲博物馆”,每年免费接待国内外参观者逾万人次,并在上海、宁波、杭州等城市巡展,成为面向大众传播非洲文化的立体“教科书”。


       问:中非智库论坛是浙师大非洲研究院创办的,这一论坛对中非合作有什么重要意义?


       刘鸿武:目前,浙师大非洲研究院不仅仅是一个学术研究机构和人才培养基地,它已成为中非合作的国家智库平台。由我院在2011年创办的中非智库论坛,至今已在中国和非洲成功举办了八届,这一论坛的举办,得到了外交部、教育部等中央部委和浙江省政府的大力支持,并于2012年正式纳入中非合作论坛框架,成为中非民间对话的固定机制。


       非洲几十个国家数百位高端学术人才,通过参与中非智库论坛,有效推进了中非学术界、思想界的合作,在中非智库论坛举办过程中所形成的学术成果,成为过去10年推动中非合作的重要思想支撑。它成为一个讲好中非合作故事的绝佳平台,也是中非人文交流的一个成功范本。


       2013年,时任国务委员杨洁篪点赞中非智库论坛,称其有力推动了中非思想交流对话。2015年,世界权威智库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刊文认为:“中非智库论坛是中国扩大在非软实力及寻求在学术层面影响力的一个很好实例。”


       问:浙师大非洲研究院与金华市携手,共同为中非合作作了哪些积极贡献?


       刘鸿武:我认为,金华的对非人文工作好比是一潭清澈甘甜的泉水,为中非合作这条“大鱼”提供了“源头活水”。无论是金华政府还是金华人民,都非常重视中非合作。通过中非合作这个抓手,浙师大与金华市相互搭建平台,在经贸、人文、教育等方面开展合作,实现1+1>2。这是地方政府和高校之间合作的一种成功探索。


       非洲文化已在金华撒下了种子。在我院的指导下,金华市秋滨小学建起了国内首个基础教育领域的“非洲文化活力园”,小学生们在这里接触非洲,了解非洲,琐园村也建成了“非洲文化沙龙馆”。


       目前,研究院成为非洲和金华之间的桥梁和纽带,共同把各方资源整合起来,形成了协同创新的格局。我们和金华市的政府部门、地方高校、企业等有非常好的合作;通过我们的牵线,越来越多的非洲政界人士、媒体记者、智库专家、大学校长来到金华,了解金华,他们在国际媒体上发表了大量介绍金华的文章,提高了金华的国际知名度和城市影响力。另一方面,我们也在积极推动金华的对非经贸合作,浙江省对非经贸合作走在全国前列。目前,在浙江省对非经贸合作当中,金华市差不多占了半壁江山。


       通过这些合作,金华一步步成为中非合作高地。我认为,金华市在推进中国地方政府、地方企业对非合作领域,闯出了一条新路子,它对中国地方政府参与国际合作起到引领和示范作用。中非合作的金华样本值得不断做大做强、做细做深,形成可以推广的成功模式。在这个过程中,金华在全国的地位还将得到进一步提升,它也会为金华发展带来新机遇、新空间。


       来源:《金华日报》(2020-10-16  第09版:深读)





编辑:蒋红跃






最新消息
点击排行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