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 | 平顶山晚报:老街记忆
日期: 2021-11-25 作者: 供稿单位: 第A08版:副刊

       记忆随着岁月的回放,定格在我出生并伴我成长的老街——叶县明清一条街。童年最早的记忆起始于老街,直到现在我依旧喜欢漫步老街,他像一位睿智和善的老人,始终以儿时的温度迎接我。

       老街的街道并不宽敞,以衙门口为中心,纵横延伸出两条道路,道路两旁是清一色的明清仿古式建筑,叶县县衙就坐落于衙门口的东北角,古朴的建筑和优雅的环境凝聚了浓厚的文化气息。衙门口很小,但能把周遭的一切都牵动起来,集聚了整条街巷的烟火,也镌刻了我幼时大部分的留恋。

       县衙门口是我上学的必经之地,小学一年级时,那里马路中间的标语中赫然印有1999四个大字,每每路过,我都要驻足凝视。1999年我六岁,标语中其他文字还不认识,只认得这四个数字,却不知道它背后的含义。为什么大马路上标语要写着1999呢?心里揣着这个问题好久,直到有一天实在是好奇,就问了老师。老师告诉我,那是澳门回归祖国的时间。这个1999让我第一次对“国家”产生了概念,并且一直刻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一个六岁的孩子已经会写“国家”两个字了,但要说对国家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和牵绊,那倒真说不上来。中国有多大?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有什么样的历史?这一切都需要年幼的我慢慢去探索求知。

       在老街上来来回回走了好多年,从幼儿园到小学,又从小学到初中,慢慢地,我长大了,脑子里装的知识越来越多,喜欢在课余时间学习历史,喜欢了解中国走过的风风雨雨。当看到中国昌盛繁荣的片段,自豪感会油然而生;当看到祖国积贫积弱备受欺凌的时候,内心满是忧虑愤怒。一页页翻开初中的历史课本,我看到了1999年澳门回归,我的记忆又被拉回到老街的路口,那个写着1999的路口。隔着岁月,我也能真切地感受到当时国人的欣喜与自豪。从1887年清政府与葡萄牙签订《中葡友好通商条约》,澳门这个游子,经过百余年的在外漂泊,终于在1999年12月20日零时回到了祖国的怀抱。这个1999,是漫漫长路的缩影,记录了历史,也记录了澳门回归的喜悦;这个1999,是中国奋进的足迹,镌刻在马路上,更镌刻在我的心中。

       2006年,我搬离了老街,之后很少再回去。但老街的一点一滴一直影响着我的人生走向,我也始终带着当年的那份好奇心与求索欲去探寻这个世界,以实际行动践行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八字箴言。2011年,高中毕业的我考上了浙江师范大学,因为叶县县衙大堂前戒石碑上的“公生明”三个大字,从小就有行侠仗义、主持公道梦想的我,果断选择了法学专业,渴望日后能够成为一名法官,像古时的县令一样明察秋毫,定分止争,手持法槌,维护公平正义。

       大学四年,在梦想的引领下,我畅游书海,与最新的前沿理论亲密接触;倾听讲座,与著名的专家学者进行零距离对话;“贪婪”地汲取着法律知识,“肆意”地挥霍着青春年华。大学光阴转眼便逝,站在人生路上的第一个分岔路口,我的内心并不迷茫,我知道家的方向就是我前进的方向,于是背起行囊,赶赴家乡,开启我了我的求职之旅。

       但人生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与法官职务两次选招擦肩而过后,我考到了临近县的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两年后,又在遴选中考到了平顶山市纪委,百转千回,竟成了一名执纪者,能够铲除腐败险恶,守护社会清正,实现了当初的梦想。我格外珍视这份工作,秉持着初心,满怀着热忱。面对陌生的工作环境和工作内容,我在干中学,在学中干,细心认真地完成领导交办的每一项工作。接手文字工作时,逐字斟酌, 细分条理,确保印发的每一个公文严谨规范。近两年来,参与起草制定政治生态、以案促改等市级制度规范近十件;履职案件审理工作时,深研问题,把握细节,确保每起案件审理结果中都能体现公平公正,实现政治效果、纪法效果和社会效果相统一。因为爱上了纪检监察工作,我用心用情,合理安排,统筹兼顾,加强了党性锻炼,拓展了视野眼光,提高了综合素质,使自己慢慢变得成熟稳重起来。

       回到家乡,回到老街上,原来的1999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规范行车的导引线。这个昔日繁华的街头今天更加靓丽多姿,道路更加宽阔,商店更加整洁,前来探古寻今的游客络绎不绝。1999年至2021年,20多年来,老街一边沉淀历史,一边续写未来,悄无声息地向故人诉说着他的改变。亲爱的祖国从风雨里走来,踏过1999,以日新月异的姿态向世界展示着他的进步和改变,迈着更加坚毅稳重的步伐,朝着未来前行。而身处新时代,正值好年华的我们更应点亮基因中的爱党爱国爱家热情,焕发血脉中的使命与担当,将小我与大我结合,用赤子之心去发光发热,回馈家乡,报效祖国!

       来源:《平顶山晚报》(2021-11-24   第A08版:副刊)






编辑:蒋红跃


最新消息
点击排行
返回原图
/